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劳工动态

马克思理论问答(4)

关注:72发表时间:2018-09-06 00:50:05

马克思理论问答(4

4、您一直认为,西方社会民主党人所秉持的社会民主主义(又称为民主社会主义),它的理论渊源就是马克思理论,是吗?

  答:大致上可以这么说。但是,从信奉这一理论的西方社会民主党(包括社会党、工党等)的历史和社会民主主义这一运动的历史来说,马克思理论在西方社会民主党中的地位是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地位的,社会民主主义的内涵也是有所不同的。

社会民主主义起初是指这样的一种社会运动,它是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所取得的资产阶级民主的一场要求矫正的运动 [1] ,即要求由阶级民主向普遍的社会民主变革的社会运动,这个运动以欧洲的宪章运动为高潮,是旨在争取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公民权利的运动, [2] 后来这个运动中的社会主义思想者把他们要求获得经济解放的诉求与这个运动结合在了一起,因此,社会民主主义原本是追求社会民主和社会主义的社会运动。社会民主主义兴起于19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欧洲宪章运动为运动高潮。民主社会主义这个词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中也有出现。恩格斯曾经在一封给马克思的信中,通过对随寄的一幅画来调侃地解释了民主社会主义这个概念:“附上的画是给动物学家福格特的。李卜克内西可以通过自己的朋友戈克转交。这张画正面是民主主义的,背面是社会主义的,因此,完全是正统的和民主社会主义的。” [3] 所以社会民主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二者都是社会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结合罢了。

社会主义这个概念在19世纪都是一个变化的概念,所以社会民主主义也是随着社会主义内涵的改变而改变的。在马克思理论获得对社会主义运动的主流地位以前,社会主义还只是少数开明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潮,这种思潮是建立在空想之上的,甚至是打算保留资本对劳动的压迫和剥削的。所以马克思理论是对这些一类社会主义采取批判的态度,而把他们自己所创立的思想和学说另称为“共产主义”,而不称为社会主义。随着马克思理论发展成熟和对无产阶级影响的不断扩大,到了19世纪末期,马克思理论已经成为社会主义运动的主流思想,因此从那个时候起,社会民主主义也就是马克思理论为主体思潮和理论的运动了。1869年,作为第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的社会民主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就是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指导下建立的,并且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悉心指导下发展起来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这个“社会民主党“这个无产阶级政党的名称并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此后欧洲普遍建立了社会民主党(少数信奉社会民主主义的无产阶级政党使用社会党或工党的名称),直到20世纪70年代以后,西方各国社会民主党在自由主义冲击下发生右转前,马克思理论都一直成为它们主体的指导思想和理论。恩格斯逝世前,他在给考茨基的信中甚至主张不再使用“共产主义”这个名词而以社会主义代之:“‘共产主义’一词我认为当前不宜普遍使用,最好留到必须更确切的表达时才用它。即使到那时也需要加以注释,因为实际上它已三十年不曾使用了。” [4] 至此,社会主义就完全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的共产主义成了一个概念,那么在这个时候以后,作为社会民主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的统一的社会民主主义,实质上也成为了西方无产阶级的工人运动中的马克思理论的实践,而成为了西方社会民主党人的主体思想和理论了。

许多人不认为西方社会民主党主体的指导思想和理论是马克思理论。这是他们只是仅仅观察了今天在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浪潮压力下已经右转了的西方社会民主党的纲领、政策而产生的结论。他们并不了解社会民主党的过去历史,不知道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和社会民主党曾经有过的严重分裂的历史,因此错误理解了社会民主党和社会民主主义。

社会民主党严重分裂的历史,其开端应当毫无疑义地指向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所谓“修正主义”和“正统的马克思主义”之争,特别是1903年以后,俄国及“第二国际”内部的“列宁主义”与“修正主义”的论战,导致了社会民主主义运动或者说社会主义运动彻底的分裂。我们不妨重温一下西方社会民主党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历史。恩格斯逝世后不久,恩格斯的遗嘱执行人、德国社会民主党理论家伯恩施坦以《社会主义问题》为总标题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对马克思理论中的某些观点提出异议和批评。异议和批评本来是正常的学术和思想活动,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世时也是非常赞成批评的 [5] 。况且我认为,伯恩施坦对马克思理论的批评,并没有丝毫否定马克思理论的基本原理,而是他出于个人对马克思理论的理解,出于完善马克思理论的目的,而针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个别的观点提出不同意见罢了。 [6] 但是当时第二国际内部和各国社会民主党内的教条主义者感到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批评触动了他们对这两位已故的伟大的思想家的敬拜之情,与他们的教条主义理解的马克思理论产生了冲突,因此他们反对伯恩施坦及其持有相同观点的人,把他们的观点称为“修正主义”,把这些人称为“修正主义者”。“正统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之间的论战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在这期间,列宁越来越倾向于民粹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策略与主张(盲目反对资产阶级和地主与富农,主张采用暗杀、搞秘密组织和密谋等方式制造革命,试图利用国家的暴力消灭资产阶级的存在,而立即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等等)。列宁以正统马克思主义者自居加入论战,影响了一批实际上并不真正理解和掌握马克思理论的党内成员,在社会民主主义工党内部形成了“布尔什维克”派,与坚持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社会民主理论和社会主义理论的孟什维克一派,展开了十多年的理论和组织上的斗争。列宁及其布尔什维克不仅把恩格斯的两位入室弟子伯恩施坦和考茨基都诬为“修正主义者”和“无产阶级的叛徒”,把他的马克思理论的最初引导人、俄国最杰出的马克思理论家普列汉诺夫也列为攻击对象,并且在组织上分裂社会民主党。列宁依靠追随着他的“布尔什维克”派,于1917年俄历的十月发动政变,推翻了刚刚建立的民主政体的俄国临时政府(即所谓的“十月革命”),宣布“一切权力归工兵苏维埃”(即排除资产阶级和除工人、士兵以外的阶级的政治权利)。这等于是列宁及其布尔什维克派在理论上否定了社会民主而向阶级民主倒退。这种阶级民主的倒退,只不过是名义上实行阶级民主,实质上正如恩格斯所曾经指出的,列宁及其追随者最终只能建立起他们少数政治精英对人民的专政,因为列宁制造的“革命”,并没有无产阶级自觉的参与,他们的革命,只不过是少数精英领着一群并没有真正具有无产阶级革命意识的愚民进行着一场夺权的密谋活动,最终政权必然成为少数精英而不是广大无产阶级的政权, [7] 在实践上则必然是向少数政治精英的专制统治蜕变。 [8] 1918年,布尔什维克派从俄国社会民主主义工党正式分裂出来,改称俄国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并镇压了同为信奉马克思理论、同为社会民主主义工党“同志”的对立派别——孟什维克,至此造成了世界社会主义在运动和组织上的分裂,即把世界社会主义从组织上和运动上分裂为两个阵营:一个是秉持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社会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的社会民主党阵营,一个是声称代表正统马克思主义的以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为核心的共产党阵营。

列宁和他的追随者策动的“十月革命”所缔造的那种虚假的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刺激了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那些依旧带有民粹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观念的派别的情绪,许多人以为列宁及其布尔什维克党真正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社会,为无产阶级的解放开辟了道路,于是在欧洲、亚洲乃至全世界各国范围内,各国社会民主党都发生了激进的“共产党人”谋求暴动的风潮,并与传统的“社会民主党人”在组织和策略上的巨大分裂。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那些苏联共产党的有着重大影响和有着共产党势力的国家,在苏联策划和扶持下,一批共产党政权建立起来。由此,共产党阵营继续以“正统马克思主义者”自居,而继续贬斥那些坚持社会民主主义策略的社会民主党阵营为修正主义者,把社会民主党的理论渊源指为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的修正主义理论,在理论上彻底否认社会民主党和社会民主主义与马克思理论的渊源关系。可见,把社会民主党的理论渊源指为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的修正主义理论,在理论上彻底否认社会民主党和社会民主主义与马克思理论的渊源关系,原本只是共产党阵营的一面之辞,而不是历史事实。

我将在后面的答问中,陆续阐述社会民主党的社会民主主义与马克思社会民主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思想理论(如我前面所说,马克思理论的社会主义思想集中体现在对资本主义的理论的批判)的一致性,阐明社会民主党的理论主体渊源就是马克思理论,马克思理论的政治哲学理论或者说政治解放理论,就包含了社会民主理论。而列宁和后来的斯大林的苏联的所谓的马克思主义,不过是抛弃了社会民主主义的被歪曲了的“马克思主义”,即实质上的列宁主义或者斯大林主义。当然,我认为社会民主党的理论渊源的主体就是马克思理论,并不等于我认为马克思理论是整个社会民主党及其运动唯一的理论组成。社会民主党内也曾经存在其它不同于马克思理论的理论(比如存在过拉萨尔国家社会主义理论、基督教社会主义理论、费边社会主义理论,甚至还存在过无政府主义理论),我只是说,马克思理论无疑是社会民主主义的,但是社会民主党在整个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中,马克思理论曾经越来越得到社会民主党人和无产阶级的最普遍的理解,而其它社会主义理论只不过都是非常短暂的思潮现象,从未像马克思理论那样得到西方社会民主党人那样普遍的理解和接受,从而后来成为社会民主党人最重要的理论,以至在19世纪后期到20世纪前期这一时期,普遍成为西方社会民主党人的指导思想。并不否认社会民主党也曾经受到过其他理论的影响,这是我在回答“西方社会民主党人所秉持的社会民主主义,它的理论渊源就是马克思理论吗”这个问题之始,说“大致如此”的原因。但是20世纪670年代以后,在新自由主义和空前的全球化浪潮的冲击下,西方社民党已经普遍发生右转,失去阶级性,越来越背离马克思理论,这是社会民主党的退化。但是这个退化本身并不能改变马克思理论是社会民主主义理论和组织的渊源这个历史的事实。

对于西方社会民主党为什么会发生右倾,对这个问题进行以马克思理论为工具的历史因素的分析,将在后面的答问中进行。



[1] 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结果是纳税的资产阶级获得了公民权利,而没有纳税能力的无产阶级则依然没有选举权等公民权利,因此,这种民主本质是资产阶级的阶级民主,而不是整个社会普遍享有民主权利的社会民主。社会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强调的都是“社会”,与此对立的则是“阶级”。社会民主主义强调的是不分阶级的民主,即政治上消灭阶级;而社会主义强调的是不分阶级的共同享有经济权力,即经济上消灭阶级。

[2] 和资产阶级的联合相对抗的,是小资产者和工人的联合,即所谓社会民主派。1848年六月事变以后,小资产阶级发觉自己受了骗,它的物质利益受了损失,而那些应当保证它有可能捍卫这种利益的民主保障,也受到了反革命的威胁。因此,它就和工人接近起来。另一方面,它在议会中的代表,即山岳党,在资产阶级共和派专政时期被排挤到后台去了,在制宪议会存在的后半期中,因为同波拿巴及保皇派阁员们进行了斗争,又重新获得了已失去的声望。山岳党和社会主义的领袖们结成了同盟。18492月在宴会上庆祝了和解,制定了共同纲领,设立了共同的选举委员会,提出了共同的候选人。无产阶级的社会要求已失去革命的锋芒而获得了民主主义的色彩,小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要求失去了纯政治的形式而获得了社会主义的色彩。这样就产生了社会民主派。” (马克思《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版,第8卷,第151页)

[3] 恩格斯《致马克思(186995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32卷,第351页。

[4] 恩格斯《致卡·考茨基(1894213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39卷第203页。

[5] 工人运动的基础是最尖锐地批评现存社会。批评是工人运动生命的要素,工人运动本身怎么能避免批评,想要禁止争论呢?难道我们要求别人给自己以言论自由,仅仅是为了在我们自己队伍中又消灭言论自由吗?(恩格斯《致娜·李卜克内西(18891224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37卷第324页)

[6] 关于伯恩施坦以及下面所说的考茨基的“修正主义”和普列汉诺夫的主张的分析,会在后面的答问中细说,现在我只想说明一下,无论是伯恩施坦还是考茨基或者普列汉诺夫,他们是完全忠实于马克思理论的,尽管他们每个人都有个别的有待商榷观点,但是大多数观点都是对马克思和恩格斯理论观点完善的或更加清晰的重新阐述。列宁强加给他们“修正主义”、“无产阶级的叛徒”或者“教条主义者”的帽子,都是不实的指控。真正对马克思理论进行歪曲的“修正主义者”,恰恰是是列宁和他的追随者们。

[7] 1895年,恩格斯在《法兰西阶级斗争》的导言中曾经指出:“实行突然袭击的时代,由自觉的少数人带领着不自觉的群众实现革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凡是问题在于要把社会制度完全改造的地方,群众自己就应该参加进去,自己就应该明白为什么进行斗争,他们为什么流血牺牲”。(见恩格斯《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2卷第607页)

[8] 普列汉诺夫:“‘布尔什维克要夺取政权的几乎病态的企图’,同马克思主义者所坚持的那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是完全没有因果联系的。这种专政正是已成大多数人的整个革命阶级的专政。这种专政和列宁分子所追求的东西没有任何共同之处。”(《历史的证据》,普列汉诺夫《在祖国的一年》,三联书店1980年版,第259260页)


文章推荐

声明:此网站系景祥个人网站    转载景祥所写文章,须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作者和来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