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北欧国家的职场母亲是人生赢家吗?

关注:37发表时间:2018-08-30 11:06:37来源:豆瓣 女权之声

北欧国家的职场母亲是人生赢家吗?

作者:女权之声(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61879992/

从各种媒体上看,丹麦看上去都像是职场母亲们的天堂。

这里有充足的带薪假期。当一个孩子出生时,丹麦家庭可以享受长达52周的带薪假期,这意味着父母们有足足一年时间去照顾他们的宝贝,而不用担心会失去工作或偿还房租的能力。

而当母亲决定回到工作岗位,丹麦会提供有足够补贴的公共日间托儿所——由政府负担至少四分之三的费用——来帮助她们尽量地平衡工作和育儿。超过90%的低于6岁的儿童都受惠于此。

相比之下,美国的职场母亲仅有微不足道的12周不带薪假期。要是想把孩子送到日间托儿所,花的钱可比上大学还贵。

这大概也足以解释为什么斯堪的纳维亚人(包含瑞典、丹麦等北欧国家)招人妒忌了。还记得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说过“美国可以更向丹麦看齐”吗?超前的“家庭友好政策”就是这句话很重要的注脚之一。

不过,尽管丹麦做了如此多的努力来支持职场父母,可最终,和美国很像,母亲这一角色仍然对女性的职业选择具有超强的杀伤力。

在一项新研究中,三位经济学家利用大量的政府数据观测了47万位丹麦母亲(在1985-2003年第一次生育)的薪水变化。结果非常令人震惊。

研究者发现,在成为父母之前,男女职工的薪水增长速度是大致相当的。而在生育后,女性和男性的职业道路开始有所不同:男性的薪水增长与生育前几乎没有变化,但女性却可以立刻观察到她们的薪水快速缩减了将近30%,相比假如她们没有生育可以得到的薪水而言。

这从根本上降低了她们选择工作的意愿,如果她们想要工作,会得到更低的薪水,可记录的工时也更短糟糕的是,她们的职业发展将难以恢复从前。10年后,女性的工资依然比未生育前低将近五分之一。

而这一事态甚至并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份刚由国家经济研究局发布的研究发现, 1980年,由于孩子们对事业的影响,丹麦女性总体上比男性少赚18%。到了2013年,她们少赚了 20%。

“造成丹麦性别不平等现象的因素曾经有很多,”该研究的三位作者之一——普林斯顿经济学家亨利克克莱文(Henrik Kleven)表示,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因素正在消失但孩子这一因素一直是不变的。”

在丹麦,孩子如何影响男性和女性的收入

在所有标榜家庭友好型的斯堪的纳维亚福利国家中,丹麦并不是唯一一个让孩子仍然像陨石撞击般影响女性收入的国家。

2013年《劳动经济学期刊》上一篇关于瑞典夫妇的研究也发现,在诞下子女15年后,男女之间的薪酬差距增加了32%。

在地球上最具平等思想的国家之一里,母亲们的职业生涯时常会深陷困局,而父亲们却可以在职场中始终向前。

所以,为什么斯堪的纳维亚的女性无法同时兼顾家庭和职业?

国家政策不经意的后果中或许能诠释部分原因。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女性重返工作岗位,并获得与男性同龄人相同水平的薪水,那么提供免费或低价的日间托儿所毫无疑问是有帮助的。

但慷慨的带薪育儿假期更像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允许女性留在家中照顾他们的婴儿,而不必辞掉工作。与此同时,这一政策使她们长时间脱离劳动力队伍,这无疑会增加任何人重返职业生涯的困难,也很有可能阻止女性回到她们的旧有岗位。

对于有志追求高层职位的女性而言,这尤其是一个大问题。经济学家发现,在福利政策强健的国家,女性更有可能参与工作,但最终跻身高薪管理职位的可能性并不高。

尽管带薪休假政策可能会促进女性就业,但一些证据表明,与男性相比,这可能会减少受过更多教育的女性的收入。毕竟,一旦你走下职位阶梯,就很难再回到巅峰了。

在丹麦和瑞典,女性有着全世界最高的劳动力参与率,但劳动力市场出现了显著的性别划分——女性更有可能在低收入、工作时间更有弹性的公共部门就业。

康奈尔大学的劳工经济学家、性别工资差距方面的专家弗朗辛·布劳(Francine Blau)表示,“对于一些政策而言,我们可以说有(政策)是好的,(政策)力度大更好,这可能是对的关于育儿假,这句话也可能是对的,但它(育儿假问题)很复杂。”

一些国家试图通过鼓励母亲和父亲将育儿工作一分为二来解决育儿假的问题。但要真正生效,政府需要从根本上迫使男性休假。 

在丹麦,一对夫妻可以任意分配他们共有的52周假期中的32周。 然而截至2014年,男性平均只选择休假27天,或全部休假时间的8.9%。 

在瑞典,父母享受高达480天的带薪育儿假,其中三个月专供男性使用。 “要么修完假、要么不修”的政策似乎至少在某些方面起到了让男人花更多时间养育孩子的效果:不过这个国家曾经有一个全国著名的笑话,关于父亲们利用他们的育儿假去狩猎麋鹿; 今天我们对瑞典父亲的刻板印象是一位开明的推着婴儿车的男性。 尽管如此,瑞典人还是没有完全处理好育儿假的问题。 截至2014年,男性只休息123天,而女性休了356天。

我们甚至不知道延长父亲休假的政策是否确实能帮助女性的长远职业发展。 正如《经济展望期刊》去年那篇文章所说的,“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享有育儿假对母亲的职业生涯存有利影响。”

分娩后立即休假并不是阻碍瑞典和丹麦的母亲们职业生涯的唯一因素。

在这两个国家,很多女性只做兼职工作。在瑞典,该现象部分程度上可能是另一项旨在实现家庭友好的公共政策的结果:拥有幼儿的父母有权享受兼职工作的弹性时间表。 (值得注意的是,丹麦的女权主义者曾反对实施类似的政策,认为这会对性别平等造成不利影响。)

但女性只做兼职工作的这一现象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追溯到文化偏好。克莱文和他的共著者在他们最近的工作文件中指出,丹麦和瑞典约60%的成年人认为育有学龄儿童的女性应该兼职工作。他们还发现,生育后是否有工作倾向似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母亲们接受的家庭熏陶。

 “在传统家庭中,母亲与父亲相比工作很少,这类父母的女儿在最终成为母亲时,将受到更大的生育惩罚 (专业术语,指育有子女的职场母亲比未生育的女性平均每小时收入更低) 。”

这种传统的影响很难被动摇。在丹麦,工会和父亲权利组织已经表示了对于瑞典式“要么修全假、要么不修假”政策的支持,因为这可以让父亲们有更多的休假时间。但是和雇主们一样,母亲们有时也不乐意让出产假,因为她们不想失去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哪怕这意味着她们将肩负更多的家庭责任。

这就引出了一个有时很容易被忽视的事实:最终,总有许多女性会乐于牺牲一部分的事业来兼顾家庭,尤其当政策让她们不用面对二选一难题的时候。

那么这对美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在一定程度上,丹麦和瑞典——这些富裕而进步,却仍因文化期待而存在着性别差距的国家——的情况表明,只依赖公共政策的改变还不够。 正如之前研究瑞典夫妇的学者所言:“只要家庭责任不平等,性别差距就不可能消失,甚至不会显著缩小。”

尽管如此,仍然有充足的理由使我们期待美国有更多的北欧式的社会民主。即便政策可能并不是治疗性别不平等的特效药, 但带薪休假和有津贴的托儿服务确实使“成为家长”这件事变得不再那么像一个噩梦了——尤其是如果你决定尝试平衡工作和孩子。 

此外,选择全职工作的丹麦和瑞典男女之间的薪酬差距仍然小于美国,这意味着这些国家可能更接近于实现同工同酬。

北欧或许不是乌托邦,但它比美国做得更好。

原文作者: Jordan Weissman

翻译:女声编译组 | 美玥

校对:女声编译组 | 山柰

编辑:山柰

原文地址:

https://slate.com/business/2018/02/even-in-denmark-children-are-career-killers-for-working-moms.html

女声编译组出品,任何形式的转载请注明译者及来源。

|女声编译组专栏| 不定期上线,内容编译自有内涵、有趣味、有性别视角的外文文章。编译组成员开放招募中,有意者请添加女权声声个人账号(doubleslash),并注明“编译组报名”。

后记:

本篇编译文章是“女权之声”在炸号之前准备的,编译组的志愿者和编辑都花费了一些心力,现在发出来给大家看看,希望还是能有机会可以一起探讨育儿福利政策和性别平等的议题。


文章推荐

声明:此网站系景祥个人网站    转载景祥所写文章,须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作者和来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