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马克思理论问答(3)

作 者:景祥关注:77发表时间:2018-08-29 17:50:07

马克思理论问答(3

 

3、您能用最简单的话来概括一下马克思理论吗?

  答:当然可以。我们可以把马克思理论概括为关于人的自由(或者人的解放)的理论。这个理论的两个核心价值,一个是人的政治自由(解放),一个是劳动的解放。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建他们的理论体系时,是围绕着一个中心的,这个中心就是“人的自由”,或者说,他们的理论体系是围绕着人怎样从旧的社会关系束缚下解放出来、围绕着无产阶级如何从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和经济统治下解放出来,并使得整个人类获得自由这个中心展开和建立的。 [1] 围绕着“人的自由”这个中心,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了人的自由的实现需要经历人的“政治解放”和“劳动的解放”这两个阶段。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政治解放学说,主要就是关于民主政治的学说,它指出的是人如何获得政治上的自由,它构成了马克思理论的政治哲学。而关于劳动解放的学说,是指出人的彻底解放,只有在劳动不再是资本支配下的劳动,而成为人的自觉行为和自主行为时,才是可能的。围绕上面所述的一个中心和两个核心价值,马克思理论体系主要涵盖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哲学(它是政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等诸多方面学科。 [2] 构成马克思理论体系的最重要的是哲学、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哲学这几个理论组成。这几个理论对于马克思理论体系的构建有着不同的理论体系构成作用。

先说马克思理论中的哲学。马克思理论中的哲学理论,主要是被马克思和恩格斯称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批判地吸收了黑格尔辩证法的“合理内核”和费尔巴哈唯物主义的“基本内核”的基础上创立的,而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独立创立的哲学理论。这两个哲学理论,主要是用来解释社会历史发展的原因,找出社会历史发展的根本推动力。一般说来,每一种社会形态都表现人的不同的社会关系。奴隶制社会代表着奴隶对奴隶主阶级绝对的人身依附,而封建社会中农民或者农奴对领主的人身依附得到一定程度的减轻,逐步以农民对生产资料——土地的依附,代替了奴隶制社会奴隶对奴隶主的人身依附;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则无产阶级完全没有了人身依附,但是工人的劳动因为工人依附于资本而依然依附于资产阶级。而未来的社会主义,则是要完全消除人对于人(劳动对于资本)的依附。这个过程是人类自由不断增加和实现的过程。马克思理论的辩证唯物主义,主要是用来说明每一个社会形态的存在和发展跟自然界的事物的存在和发展一样,都包含自己的对立面,每一种社会形态本身的存在和发展都是它自身矛盾的运动的发展,因此包含着产生、发展、衰亡和新生自己的对立面的历程,都会不断孕育新社会的因素;指出新的社会形态只能从旧的社会形态的发展中产生。 [3] 以此论证社会主义的社会因素只能从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中产生,资本主义的发展是社会主义社会的胞胎。历史唯物主义旨在指出推动社会事物矛盾发展的根本动力,是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4] 由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生产方式的改变。社会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发展,带来人与人相互社会关系或者社会地位的改变,也给生产中的劳动者带来自由度的改变。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马克思理论提供了一般世界观和方法论原则,成为了马克思理论的哲学基础。

经济解放(本质是劳动的解放或者说解放劳动)是马克思理论的一个重要理论。恩格斯认为“任何政治斗争都是阶级斗争,而任何争取解放的阶级斗争,尽管它必然地具有政治的形式(因为任何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归根到底都是围绕着经济解放进行的。” [5] 所以,研究政治经济学和建立现代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理论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马克思理论的政治经济学指出了私有制下的劳动所具有的奴役性质:“凡是社会上一部分人享有生产资料垄断权的地方,劳动者,无论是自由的或不自由的,都必须在维持自身生活所必需的劳动时间以外,追加超额的劳动时间来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生产生活资料,不论这些所有者是雅典的贵族,伊特剌斯坎的僧侣,罗马的市民,诺曼的男爵,美国的奴隶主,瓦拉几亚的领主,现代的地主,还是资本家。” [6] 马克思理论的政治经济学通过对当时几乎所有的资本主义经济现象的科学研究,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内在发展规律和无产阶级及整个人类经济解放的科学见解做了系统阐明,揭示了社会生产方式与人的自由之间的关系,指明了人的自由或是不自由,归根结底是由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决定的,即社会生产力所导致的社会生产方式决定了不同分工的人们在社会生产中的相互关系,人的不自由的本质是人受到物的压迫(生产资料的压迫),在社会中却表现为人的压迫(掌握生产资料的阶级对依赖他人生产资料才能进行劳动和生存的阶级的压迫)。因此,人的压迫只有通过发展社会生产力和由此引起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来解决。 [7]

马克思理论的政治经济学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的种种矛盾,指出资本主义社会最根本的矛盾是社会化生产与生产资料私人所有的矛盾,这个矛盾表现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 [8] 这个矛盾本身促使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不断地向着社会所有方向发展,从而无产阶级劳动的解放或者说经济的解放具有必然性。 [9]

马克思理论的政治哲学主要是由阶级分析理论、民主共和理论等共同支撑起来的政治解放理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政治解放理论指出实现人类自由的第一步是实现政治自由,即无产阶级和整个人类获得政治解放的前提条件是无产阶级和所有阶级消灭了政治上的阶级差别,消灭“政治国家”,并且指出了人的政治解放必然要通向人类完全的解放。

上述马克思理论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政治哲学,构成了马克思理论的主体部分,这个主体部分所围绕的核心问题就是“人的自由(解放)”,或者说无产阶级的自由从而整个人类的自由。马克思理论的其他部分实质上也是为这个理论核心服务的。为了实现“人的自由”这个核心,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了“政治自由(解放)”和劳动解放这两个核心价值。这两个核心价值将在后面的问答中解说。



[1] “我们的目的是要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制度,这种制度将给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给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质生活和闲暇时间,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恩格斯《对英国北方社会主义联盟纲领的修正》,《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1卷,第570页)

[2] 列宁在他的《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一文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组成部分。实际上,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没有为未来的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社会做过系统的论述,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社会运动,它永远立足于每一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现实之上,是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和发展,他们因此反对为未来社会进行设计。恩格斯更是明确地表白:“我们没有最终目标。我们是不断发展论者,我们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关于未来社会组织方面的详细情况的预定看法吗?您在我们这里连它们的影子也找不到。”(恩格斯《弗·恩格斯对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的谈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629页)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切有关未来社会的论述,都是以对资本主义的历史和现实的批判作为形式的,因此并没有直接建立过社会主义社会理论,他们至多只是一些对未来社会的原则做一些十分简单的论断,根本不会建立一个主观臆想的社会主义理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也不仅是哲学和政治经济学,还涵盖政治哲学和其它学科,马克思理论的政治哲学在马克思理论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包括了他们有关阶级、国家、民主等政治哲学观点。马克思理论还涵盖了法学、社会学、历史学、军事学等诸多学科理论。

[3] “当人们谈到使使整个社会革命化的思想时,他们只是表明了一个事实:在旧社会内部已经形成了新社会的因素,旧思想的瓦解是同旧生活条件的瓦解步调一致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4卷,第488页)“工人阶级不是要实现什么理想,而只是要解放那些在旧的正在崩溃的资产阶级社会里孕育着的新社会因素。”(马克思《法兰西内战》,《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7卷,第362363页)“旧共同体的保存包含着被它当作基础的那些条件的破坏,这种保存会向对立面转化。例如,如果设想,原有土地面积上的生产率能够通过发展生产力等等(在旧的传统的土地耕作方式之下,这种发展恰好是最缓慢的)而提高,那么,这就意味着会有新的劳动方式,新的劳动结合,每天会有很大一部分时间用在农业上等等,而这又会破坏共同体的旧有的经济条件。在再生产的行为本身中,不但客观条件改变着,例如乡村变为城市,荒野变为清除了林木的耕地等等,而且生产者也改变着,炼出新的品质,通过生产而发展和改造着自身,造成新的力量和新的观念,造成新的交往方式,新的需要和新的语言。”(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46卷上卷第493494页)

[4] 阶级斗争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但它是社会生产力这个根本动力下的派生动力。阶级斗争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产物,即新的生产力与旧的生产关系的矛盾的产物。阶级斗争不能脱离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而存在。“新的事实迫使人们对以往的全部历史作一番新的研究,结果发现:以往的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些互相斗争的社会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物,一句话,都是自己时代的经济关系的产物;因而每一时代的社会经济结构形成现实基础,每一个历史时期由法律设施和政治设施以及宗教的、哲学的和其他的观点所构成的全部上层建筑,归根到底都是应由这个基础来说明的。这样一来,唯心主义从它的最后的避难所中,从历史观中被驱逐出来了,唯物主义历史观被提出来了,用人们的存在说明他们的意识而不是象以往那样用人们的意识说明他们的存在这样一条道路已经找到了。”(恩格斯《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0卷第29页)

[5] 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1卷第345页。

[6] 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3卷,第263页。

[7] 马克思:“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活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3卷,第8页)“最后,生产交换价值的劳动还有一个特征: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可以说是颠倒地表现出来的,就是说,表现为物和物之间的社会关系。”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3卷,第22页)“随着新生产力的获得,人们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随着生产方式即谋生方式的改变,人们改变着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第89页)

[8] 恩格斯《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0卷第296页。

[9] 马克思说道:“我把生产的历史趋势归结成这样:它‘本身以主宰着自然界变化的必然性产生出它自身的否定’;它本身已经创造出一种新的经济制度的因素,它同时给社会劳动生产力和一切个体生产者的全面发展以极大的推动;实际上已经以一种集体生产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所有制只能转变为社会的所有制。在这个地方我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理由很简单,这个论断本身只不过是概括地总结了我过去关于资本主义生产的那几章里所作的详细阐明。”(马克思《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的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19卷,第130页)


文章推荐

声明:此网站系景祥个人网站    转载景祥所写文章,须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作者和来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