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普选权与争取劳动的解放

关注:37发表时间:2018-06-25 16:42:32

无产阶级获得普选权不过只是意味着它获得了政治解放,但是,正如马克思指出的,政治解放只是无产阶级,从而整个人类获得解放的第一步(见马克思《论犹太人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429~430页),无产阶级的自由是以其消除它的在经济上被资本支配和占有为条件的。所以无产阶级争取到普选权不过是为自己争取到一件武器,它应该用它来实现自己在社会生产中的解放,也即从被资本支配和占有的社会地位,到自己管理自己的劳动生产过程和决定如何分配自主地位,实现社会生产关系的民主变革,实现经济和社会的民主。

恩格斯睿智地指出,普选制并不总是能够保证无产阶级的利益的。当它还不能懂得要利用普选制度为自己争得劳动解放时,无产阶级就不过是资产阶级的尾巴,普选也就成为资产阶级欺骗他们的工具。所以,无产阶级不仅应该争取普选制度,还应该懂得积极利用普选制度为自己赢得进一步的劳动解放,即争得自主劳动的权利地位。否则,普选制度不可能为无产阶级的自由带来更多的东西,也就是它的彻底自由。恩格斯说:“有产阶级是直接通过用普选制来统治的。只要被压迫阶级——在这里就是无产阶级——还没有成熟到能够自己解放自己,这个阶级的大多数人就仍将承认现存的社会秩序是唯一可能的秩序,而在政治上成为资本家阶级的尾巴,构成它的极左翼。”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第21卷,第196~197页)

恩格斯的上述观点并不意味着否认普选制度对于无产阶级解放的巨大作用。相反他非常重视它。他进一步指出:“但是,随着无产阶级成熟到能够自己解放自己,它就作为独立的党派结合起来,选举自己的代表,而不是选举资本家的代表了。因此,普选制是测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在现今的国家里,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不过,这也就足够了。在普选制的温度计标示出工人的沸点的那一天,他们以及资本家同样都知道该怎么办了。(同上)

我们可以从欧美民主国家的社会现实状况验证恩格斯上述观点的正确性。在那些国家,尽管普选制度已经确立一个多世纪了,但是由于这些国家的无产阶级迄今还不能在整体上非常清晰地认识到解放劳动的重大价值,还远未形成强大的利用业已取得的普选权利去实现劳动解放、自主劳动的阶级意识,而是长期耽于争取劳动条件的改善和工资福利的提升等经济斗争,所以他们中相当数量的人迄今仍然只是资本的“尾巴”,被资本摆弄,不能彻底摆脱苦难的轮回。即使在无产阶级最好的时期,比如20世界六十年代,无产阶级也不过是和资本家阶级取得暂时的力量平衡,而资本对于无产阶级在劳动上的统治却是依然如故,以至于世界各国资本获得了继续进行反对工人阶级的资本积累的时机,为80年代以后通过全球化运动向全球无产阶级发起新挑战进行了充分物质准备。今天世界无产阶级所面临的被资本力量倒逼、民主进程退化的困境,不能不说是无产阶级未能很好地利用本国政治民主的环境,运用普选权这个武器去进一步争取劳动解放的结果。

无产阶级现在到了必须清醒的时刻了。对于还没有争得普选权的民族的无产阶级来说,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争取到这个权利。对于已经争取到这个权利的民族的无产阶级来说,必须尽快运用这个权利,努力把本阶级的代表尽可能多地送进立法机关里去,争取制定逐步解放劳动、实现劳动者自主联合劳动生产的法律,向资本讨要被它垄断的生产过程的控制权和分配决策权,从而实现劳动阶级的完全自由。我们深信,21世纪是世界无产阶级把普选这个无产阶级的解放武器运用到解放劳动的世纪。在这个世纪,整个人类不仅要完成业已进行了一两个世纪的各国家政治民主改革的历史任务,全面建立起国家的普遍选举制度,而且应当迅猛发起运用这个制度去消除资本对劳动的支配和占有的伟大运动。这是最后的斗争!


文章推荐

声明:此网站系景祥个人网站    转载景祥所写文章,须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作者和来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