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西方社民党为什么“右倾”了?

作 者:景祥关注:108发表时间:2018-06-25 16:35:10

现在越来越多的左翼人士在抨击西方社民党“右倾”。
那么,西方社民党为什么会“右倾”了呢?
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一些原因。当然,我可能说的不是非常全面。

从西方国家当代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发展历史来看,我认为,西方国家社民党的右倾,首先主要跟70年代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全球化有重大关系,也跟西方资本主义的策略有关。全球化带来的结果是,资本一方面可以通过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来逃避西方发达国家工人运动的反抗,另一方面也可以用资本外迁制造失业来胁迫西方发达国家工人对资本主义作出妥协让步。后者例子是非常普遍,比如美国至少有几个州出台了法律,抵制建立工会,理由就是工会会吓跑投资。许多资本家公然以转移资本让工人失业来威胁工会和工人。80年代以后,随着中国等国家的“改开”,西方资本主义就像打了兴奋剂,使得世界资本主义力量有了空前发展,而西方工人运动日益衰微。西方资本主义凭借强大的资本力量和获得的超额利润,开始在世界范围对劳动者阶级进行分层(西方发达国家为高层,发展中国家为底层),借以制造国际工人之间的对立和竞争,并用“中产”、“白领”一些阶层概念淡化劳动者阶级的阶级观念,削弱西方国家劳动者的阶级意识,西方工人阶级队伍开始被削弱。
另一方面,西方社民党也逐步脱离工人阶级,纷纷与工会摆开距离,比如英国工党自80年代以后逐步放弃了公有制原则,特别是布莱尔的“新工党”计划,改变了工党领袖的产生方式,工会不再对工党领袖产生有决定性作用,并宣称走第三条道路。德、法、意等西方国家社民党也都纷纷各自淡化、删去党纲、党章中关于社会主义性质的内容,公开向自由主义政策倾斜,比如提出要削减社会福利、国有企业私有化、劳动者工作合同短期化、非正规就业话,等等,迎合资本的利益需求。西方社民党的右倾,是与西方资本主义凭借全球化带来的力量的空前强大有着密切关系的。在强大的资本主义力量面前,传统的西方工人阶级已经被全球化下世界劳动者阶级的重新分层所瓦解,迷失了自己的真实的阶级身份,因此他们迷恋“中产阶级”的幻觉,已经失去了传统社会主义消灭雇佣劳动制度的信念和信心,而社民党和工会本身日益脱离已经式微的西方工人阶级,与工人运动相脱节,自身变得官僚化,也决定了社民党不能继续保持走向社会主义方向。
西方社民党的右倾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事实证明,马克思关于社会主义不能在一国或部分国家建成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资本主义可以利用国际工人的相互竞争来保证它的继续存在,使得社会主义进程遭受挫折。所以,只有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足够的发展,世界工人阶级有了足够程度的联合,社会主义才有可能最终获得成功。正如马克思所说,工人阶级所有争取的社会主义,不过是资本主义社会因为它的内在矛盾发展而发生最终崩溃,在这个崩溃中所产生的新的社会因素。所以,没有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即全球范围的高度发展,资本主义它还不可能崩溃,也不可能充分产生出新社会的因素、产生社会主义社会。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把资本主义社会的消亡和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看作是一种宿命的东西,而不需要采取任何反对资本主义的行动。相反,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阶级任何反对资本主义的行动,都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阶级对资本主义的任何的作为阶级整体的反抗,都是直接在资本主义体制中催生新社会因素的根本力量。
那么,我们所要的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呢,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国家民主、劳动解放!这8个字在我看来也是马克思理论体系的核心。国家民主大家都知道,普选、宪政、保障人权都是;那么劳动解放呢?就是让人类据以生存的劳动,不再是受资本挟制的劳动,让生产单位变成自由人的联合体,劳动者在自己的联合体中跟在自己国家的享有公民所应有的地位一样,成为这个联合体的最高权力所有者,他们通过他们民主制订的契约规章,共同管理经营自己的联合体,民主决定他们的分配,让劳动成为每个劳动者自己的事情,为自己的福祉去劳动,他们的劳动不再依赖私人资本,资本应该被还原为社会成员共有的生产资料,而国家只是所有劳动者的服务体,而不是劳动者剩余价值的掠夺者。我相信,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工人阶级及其阶级运动的崛起,将为世界社会主义力量提供新的充分能量,并有力抑制和反击世界资本主义的疯狂扩张,建立一个劳动者自主的自由劳动的新社会。
(根据笔者在某BBS所发帖子略作改动)


文章推荐

声明:此网站系景祥个人网站    转载景祥所写文章,须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作者和来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