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对《广东省企业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条例》草案的两点意见

作 者:景祥关注:143发表时间:2018-06-25 16:02:56

12月15日,由中山大学劳动问题国际研究中心主办的《广东省企业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条例(修订草案稿)》论坛在中山大学举行。 论坛由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何高潮主持,很多工人朋友、劳工NGO工作人员、学者及学生参与了讨论,大家围绕着工会组织、协商期间的谈判、对工人的保护以及双方的法律责任等问题进行讨论。我在这次会议做了简短发言。以下是发言要点:

我认为,第一,审查一部法律法规的合法性,首先要看其与宪法的关系怎样,有没有不符合宪法。那么我们来看看草案的第一条,这个第一条仅仅把“为了建立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维护职工和企业的合法权益,规范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作为立法宗旨是不够的,它的政治水准离宪法的政治标准实在是太低了。我国的宪法明确规定了“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国家性质是“社会主义”,那么,这些规定,必须化为具体的法律法规才能使它得到落实。如果这些宪法精神不能通过具体的法律法规得到落实,那么宪法就成为摆设一样的东西。《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条例》应该是最能体现宪法的这种“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国家性质是“社会主义”的法律法规,但是,我们来审视一下这个法规,宪法规定的“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国家性质是“社会主义”的政治性质,有没有在这部法规里得到体现呢?我们找来找去,我们发现它根本没有体现这些宪法精神,而草案的“为了建立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维护职工和企业的合法权益,规范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它体现的只是我们所批判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一般标准,哪一个国家不要“建立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哪一个国家不要“维护职工和企业的合法权益”,哪一个国家的法律不具有“规范”功能呢?所以,我认为,这个第一条,必须加上“为了有效维护工人阶级作为国家领导阶级和我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否则,这种草案不具有社会主义特征,不能能成为社会主义的立法。我认为,人们普遍认为这个草案对工人一方的保护力度不足,甚至某些地方有压制工人维护权利的嫌疑,首先是由于我们的立法宗旨存在这样的政治偏差造成的。这种偏差不纠正,实在不符合宪法。不确认这一点,那么工人阶级依法维权就不能理直气壮。

我的第二个意见是针对草案第三十一条关于集体谈判期间禁止工人一方有关行为的规定。草案规定集体谈判期间工人一方不得“以停工、怠工形式拒绝与企业进行集体协商,或者以停工、怠工形式要求变更或者解除仍在有效期内的集体合同”,和不得“捏造事实、故意传播虚假信息或者煽动、组织、挑拨、串联、威胁、胁迫其他职工参与停工、怠工”。我认为,首先,绝对禁止工人在“协商”期间实施罢工权是没有合理性的。工人一方能够迫使资方坐到谈判桌前的真正的唯一力量就是罢工;即使资方同意坐到谈判桌前,要迫使资方拿出诚意进行协商的真正的唯一力量也是罢工。协商期间工人是否罢工,本来应该是劳资谈判的内容之一。绝对禁止工人在谈判期间罢工,实际上削弱了工人的“协商”力量,使得工人无力阻止资方坐在谈判桌前但缺乏诚意的拖延谈判时间的消极行为。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认同集体协商的价值,就应该保证工人有力量能够迫使企业一方坐下来协商,那么,取消绝对禁止工人在协商期间实施罢工的规定就是必须的。其次,草案规定的什么“捏造事实”“虚假信息”“煽动”“组织”“挑拨”“串联”、“威胁”、“胁迫”等词汇,常常具有太大的意思灵活性,容易形成对工人特别是工人代表的伤害。工人要进行集体协商,离不开与工人之间有效和经常的沟通与交流,离不开与资方的语言交锋和诘问,那么什么样的沟通和交流不是“捏造事实”“虚假信息”“煽动”“组织”“挑拨”“串联”、“威胁”、“胁迫”?你怎么界定?谁来界定?这些不确定性,都对工人一方造成非常严重的潜在的权利威胁,让工人步步维艰,更无法保证工人在具体权利行使时,能够体现宪法所规定的工人阶级的“主人翁”政治地位。再有,如果工人真的触犯刑法和其他法规,可以直接依据那些专门法律法规予以处理,《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条例》作为专门规范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的法规,无需再设类似条款。而且会议上已经有法律专家认为,《立法法》规定了涉人身权利的规定只能由国家制定法律,地方无权利用对方法规制定限制的条款。

最后我要说的忠告就是,劳资冲突是正常的社会矛盾,世界所有国家都存在。一般情况下,对于劳资矛盾,有完善的司法救济途径基本能够妥善处理。政府的军警部门不宜轻易介入劳资矛盾,轻易介入容易把劳资矛盾激化转变为工人跟政府的矛盾,反而不利于社会稳定。只要冲突不发生流血暴力和重大财产损害,政府保持中立和采取调停态度,这是最为明智的。


文章推荐

声明:此网站系景祥个人网站    转载景祥所写文章,须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作者和来自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