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争取产业的民主

作 者:景祥关注:143发表时间:2018-06-25 15:52:35

我们认为,人类的民主运动,应该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政治民主,即人民有选政府首脑、官吏和民意代表的权利,以及直接通过自由结社、执政党竞争选举、全民投票、街头行动等直接方式参与和影响国家政治的权利。接着便是向社会一切层面深化的民主,即社会民主,社会民主最重要的就是生产的民主与分配的民主生产民主也称产业民主也就是通过争取制定民主的劳动法令,使得劳动者获得参与劳动的经营管理权力。分配民主,也就是通过制定民主的企业分配制度和社会的分配制度,达成社会资源的公平分配,尽力缩小分配差距,达到社会共同幸福。产业民主的关键在于劳动者能够分享昔日由资本垄断的企业经营和劳动管理的权力,使得资本不再具有对劳动进行支配和统治的天然特权,实现劳动和资本的权力平等。企业应该像一个民主的政体,而所有的人,不论是企业主、管理者还是一般的劳动工人,他们应该像国家的公民一样,成为平等的企业中的公民;资方和劳方应当像主体平等的共同组阁的两大政党一样,相互通过平等的协商谈判,共同制订企业的宪法——《企业章程》,在《企业章程》的框架下,劳动和资本实现共同地经营和管理企业;而分配民主的关键是,不仅在国家层面公民要能够对国家财政拥有最高权力,国家财政要为整个社会的福利服务,为弱势群体消除他们参与社会竞争的障碍服务,而且在企业层面,劳动者应该分享昔日由资本垄断的分配决策权力;企业所创造的财富的分配,由劳资双方通过平等的议价过程确定,并且是对企业全部新增价值的分配,而不只是工资即劳动力价格的改变。

我们上述的主张,是建立在人与人平等基础之上的,因为人不能因为一部分人因为掌握有生产资料,而另一部分人要仰赖他们的生产资料才能劳动而获得生存,因此就受另一部分人的支配甚至统治。我们认为,如果人类不改变这种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支配和统治,劳动就本质上不是劳动,而是奴役。

资本的存在是为着所谓的利润这个目的。而利润的本质就是劳动者的剩余价值。剩余价值是劳动者创造价值的一部分,当工人的劳动为企业创造了新的价值时,资本所有者只把其中的一部分当作工资支付给了工人,却把其余部分据为己有。所以,资本和利润因为它要占有他人的劳动成果,本身就成为了不正当的东西。但是人类现阶段的发展,仍然在一定程度上还需要资本的作用,所以,还暂时无法让它寿终正寝。劳动在利用资本的同时,为了使资本甘于被劳动所用,必须给予资本以一定的利益回报。但是劳动虽然可以给资本以一定的利益回报,回报的方案应该由劳动和资本经过协商谈判一致达成,而不能再把企业分配决策权交给资本,更不能让资本垄断对生产过程的控制权。

我们相信,资本的消亡具有历史必然性,但这需要通过产业民主而渐进地达致,而不能通过强制力去实现。因为资本是历史的产生,只能靠历史去消除,只有通过推动整个社会道德水平的提高、通过不同利益群体之间和平理性的相互磨合,和推进国家法制的进步,才符合历史的发展规律和人道主义精神,并避免给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带来动荡。产业民主将带给人类社会的是劳动的解放,劳动效率的提高,人的全面发展,和所有辛勤劳动的人们共同幸福,它使每一个人免于匮乏和对未来的担忧。在产业民主下,每个劳动者不再是被迫的劳动,劳动者中懒惰的现象将必然大为减少。因为他们的每一份辛勤都会变成他们自己的财富,他们不再是为资本的利润在劳动,而是实现了为自己的幸福劳动。劳动者即使给资本一些利益回报,也是在劳动者同意的基础上;每个劳动者不再是流水线的一个部件,他们既从事体力的、技能的劳动,也可以认真地关心工厂的经营情况和未来发展计划,并亲自参与或者委托他的代表参与决策。生产力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带给劳动者的不再是不断增长的失业率,而是劳动者劳动时间的不断缩短,从而让他们有掌握发展的自由机会;劳动者虽然要给资本一定的利益回报,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在《企业章程》中确定的一定的企业积累金,逐步增加劳动者的生产资料比重,逐步减小对他人资本的依耐,最终实现自由人联合的生产。

产业民主并不拒绝竞争,在产业民主下,劳资共同民主制订的《企业章程》等企业规章仍然会对每个企业中的“企业公民”“奖勤罚懒”,而市场的依然存在又必然使得每个企业重视生产效率。尽管竞争仍然存在,但是,国家的经济民主将建立起有效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个制度将为那些在竞争中失利者提供再次参与竞争的机会和能力。

我们也会看到,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制度会具有强大的顽固性。一方面,资本家阶级已经在漫长的资本主义时期内,深深地尝到了资本垄断带给它的巨大经济利益的甜头,他们会希望能够继续保持这种权力垄断;另一方面,代表资本家阶级利益的国家权力,一贯把资本对劳动的权力垄断当作既有秩序和自己的统治基础,所以它也不会很情愿地改变这种既有秩序和统治基础;再次,资本主义不仅会通过既有国家制度、国家体制来维持对劳动权力的垄断,它还会把符合这些他们利益的价值观融入到社会的文化之中,使得许多人不仅不能看清资本权力的垄断和雇佣劳动制度的所包藏的巨大的社会不公,反而甘于服从资本的支配还统治,甚至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通过个人的奋斗也能侧身于资本家阶级的行列。所以,要推动产业民主,就要有一个强大的力量来推动,使得一切阻碍产业民主发展的保守力量不得不向进步的力量让步。

但是,这个推动的力量何在?

这个力量恰恰蕴藏于资本主义所制造的巨大不公之中。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垄断了生产过程控制的权力和价值分配的权力,对劳动进行压迫和剥削。那么,只要压迫和剥削存在,劳动者阶级对这种既有制度就不会不服从,就迫切需要改变。所以,千千万万依靠工资生活的劳动者阶级是反对资本主义的生力军。让他们团结和组织起来,对资本特权制度和试图维护资本特权制度的国家体制展开一致的斗争,也就是阶级的斗争,是推动产业民主的根本办法。我们所说的阶级斗争,指的是劳动者作为一个阶级的整体所开展的一致的反抗行动。它以达到与资产阶级平等的地位,获得分享昔日由资本垄断的权力作为目的。劳动与资本虽然共生与生产的共同体之中,但是它们之间的利益是此消彼长的不可调和的关系。虽然不可调和,但未必是“你死我活”的,只要劳动者阶级不受到暴力的侵犯,阶级斗争就是理性的、非暴力的。

资本主义力量为了达到维护既有制度和利益的目的,要分化劳动者阶级。为了达到分化目的,资本主义把劳动者阶级分为蓝领和白领,分为工人(无产)阶级和中产阶级。其实,无论是蓝领、白领,无产、中产,他们基本都是受雇佣的劳动者阶级,他们之间可能在生产过程中与传统工人的角色不完全一样,在分配中获得的分配也可能差别不小,但是他们相对于资本的地位并没有不同。资本一样地对中产阶级垄断着对他们劳动过程的支配权力和分配权力,一样从他们身上攫取剩余价值。所以,白领、中产,都是资本主义给劳动世界挖好的一个陷阱而已,它让劳动者阶级在这些概念前迷失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削弱了劳动者阶级对资本特权的斗争力量。随着社会生产力的飞速发展,白领和中产群体会越来越庞大,但这不代表资本对劳动的剥削会减小。恰恰相反,世界的统计数据表明,资本世界与受雇的劳动者世界的财富差距一直在扩大。所以在一些中产占多数的国家,实际上不是无产阶级在减少,而是无产阶级的传统特征发生了改变而已,也就是由以前的体力劳动者占多数的无产阶级,发展成了具有更高学历、知识和能力的无产阶级而已,无产阶级的劳动方式发生了改变而已。所以,未来的产业民主运动,需要把这个阶层深深的动员起来。推动中产阶级对资本特权的斗争,对于那些发达国家推动产业民主尤为重要。所以,未来推动产业民主的力量,不仅仅要依靠传统的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还要依靠包括“中产”在内的所有反对资本特权的一切社会力量参加的社会运动。阶级斗争和社会运动,应该成为人类争取民主和在争取到政治民主以后深化民主的主要手段。

我们坚信,只有民主,并且把民主向着社会的经济以及一切产业深化,民主才是彻底的民主。仅有政治民主而不把民主向着社会的经济以及一切产业深化,那就不是社会的民主,而是只是阶级的民主。阶级的民主只有利于某个阶级,而只有社会的民主,才会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福祉。整个社会的民主就是劳动者阶级的解放,也就是整个人类的解放。

   全世界的劳动者联合万岁!


文章推荐

声明:此网站系景祥个人网站    转载景祥所写文章,须保持文章完整,并注明作者和来自本网站